<menu id="2ylul"><strike id="2ylul"></strike></menu>

    <b id="2ylul"><kbd id="2ylul"></kbd></b>
    <rp id="2ylul"><noframes id="2ylul"></noframes></rp>
  • <tt id="2ylul"><address id="2ylul"></address></tt>
  • <small id="2ylul"><dl id="2ylul"></dl></small>

      <video id="2ylul"><menu id="2ylul"></menu></video>
      當前位置:首頁 > 媒體關注

      浙江日報:學科類培訓機構轉型背后的新探索——我省“雙減”一周年系列報道之二
      發布日期:2022-07-28 12:03 瀏覽次數: 字體:[ ]

      近日,我省交出“雙減”一周年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成績單:通過“雙減”一年的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浙江全省8000余所線下義務教育階段營利性學科類培訓機構中,已有過半培訓機構順利轉型為文化藝術類、體育類和科技類校外培訓機構或托育機構。

      實際上,為規范校外培訓市場,浙江8107所線下義務教育階段營利性學科類培訓機構已在去年12月初完成“營轉非”工作,當時就有51.39%的學科類培訓機構選擇轉為非學科類培訓機構。隨著“雙減”工作的持續推進,這一比例還在不斷提升。

      以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走在全省前列的衢州為例,“雙減”前,衢州全市有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249所,從業人員7000余人,就讀學生數萬名。如今,已有126所成功轉型為非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

      衢州市“雙減”工作專班相關負責人說,為了穩妥幫助和引導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轉為非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衢州市專門組成工作組,由教育、民政、市場監管、文旅、體育、科技、公安等部門及鄉鎮(街道)工作人員組成,采用“一機構一政策”的點對點模式,逐個上門服務。

      樂悠悠文化培訓機構在柯城區小有名氣,開辦14年陸續開出數學、編程、邏輯思維等多種課程。因為擔心轉型后生源受影響、師資隊伍也需要調整,機構一度陷入兩難境地。

      “工作人員上門一對一服務后發現,機構現有的編程、思維導圖等部分課程原本存在學科非學科界定模糊問題,但隨著去年衢州出臺學科非學科鑒定相關文件后,這些課程已明確屬于非學科類。”該負責人介紹,為了解決機構對于生源、教師轉型的后顧之憂,專班還促成該機構十余名老師的轉崗。如今,該機構已順利轉型為科技類培訓機構,并改名為樂悠悠科技培訓有限公司。

      “轉為科技類培訓機構后,我們在專班指導下,對原有課程體系進行了梳理、優化,重點打造編程、記憶、思維等課程。”該機構負責人毛麗霞告訴記者,不僅老師順利轉型,還吸引了不少新生源。

      在一次次轉型嘗試中,我省培訓機構轉型的新賽道初現雛形。

      在杭州市西湖區北山街道,新東方滿天星北山托育中心正在緊張籌備開張。這也是新東方浙江學校轉型做托育的首次試水。“街道免費提供場地,我們負責裝修、運營。托育費用僅為同檔次純民營托育機構的五六成。”作為托育中心的負責人之一,原為新東方初中數學老師并負責教師培訓的裘江娜也隨著機構同步轉型,成為托育行業的新兵。

      裘江娜說,杭州0至3歲托育市場求大于供,尤其缺乏公辦民營的普惠型托育機構。而成熟的培訓機構轉型為托育行業,有獨特資源優勢且能實現不同板塊的相互引流。例如,她就在嘗試將新東方的家庭教育中心、營地教育、素質類培訓等現有資源整合到托育板塊。“我們很看好托育新領域。雖然首家托育中心還沒開業,但已有過半托位被預訂,還有多個城區、街道的負責人慕名來考察參觀。”她說。

      據悉,為了更好地實現“讓學生回歸校園、讓教育回歸學校”,我省各地正通過嚴格規范培訓時間、嚴格實施政府指導價、嚴格控制收費時長等系列舉措,推進學科類培訓真正體現非營利屬性。同時,聚焦非學科類校外培訓機構資質審核、預收費資金監管、課程審核等重點工作,大力推進校外培訓機構分類管理工作。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日韩一级无码视频